南风知我意

君埋泉下泥销骨,我寄人间雪满头。

孤独未必是一种不幸

小:

我是吃all澄的,可拆不可逆那种,可是我能吃的粮少得可怜(ಥ_ಥ)



我吃羡澄,但不吃玄羽羡x澄,除非玄羽羡没干过伤害阿澄的事。


——这么说可能不太准确,大概从阿澄放仙子结果玄羽羡叫蓝湛的时候开始算吧。


阿澄确认玄羽羡是魏婴的时候,我确认了玄羽羡不是魏婴。


这是第一次,不是最后一次。


先只说这第一次,他叫蓝湛救他,不是思考的结果,而是生死之间的本能反应——人求生本能指向的未必是最喜欢的,但一定是潜意识里最信赖的人。


十几年的刻在骨子里的信任依赖朝夕间就改了?


喜欢或许可以朝三暮四,信任不可以。


只能说明他本能上,潜意识里就不信任江澄——这是把里子给换了吧。


玄羽羡只有浅层记忆是魏婴的,完全没有继承什么深层的东西,比如感情——连信任这种最本能最无脑的感情都没有继承更何况其他复杂的。


玄羽羡更像一个全新的人,没有任何深层记录,所以迅速的把蓝湛存储成最信赖的人——因为没有别人,应该类似雏鸟效应吧。



我吃曦澄,但不想跟wx扯上关系。


我家阿澄可以跟湛在一个屋檐下,可以跟羡在一个屋檐下。但要让他跟wx在一个屋檐下,不行我受不了这委屈——哪怕是架空也,我wx过敏。



我吃湛澄,综上所述湛澄居然是对我而言最安全的cp,但湛澄完结的……好少。




雷!贱!澄!


观音庙后该放下就放下了吧?


不论是看开还是心寒到心死都差不多了吧?


江澄的人生不只有魏婴呀,他又不是为魏婴一个人活着的。


他有接受现实的能力。


13年前他们还缺一个告别,观音庙补了。


就,再见了吧?


我不是说他必须跟魏婴一刀两断,不论是顾念少年的情义,或者是还他金丹的恩情——江澄和不知真相者以为的——都可以呀。


前者叫重情重义,后者叫有恩必报。


江澄担得起这两个词。


但这是有度的,过了就叫贱了。


感情的确不好控制,但不是不能了断。


首先感情不是无限供应的,其次感情不可能不受理智影响。


很多情况不是放不下,是不愿放下。


13年前他们到了刀剑相向不死不休的时候也都没想过放下。


所以江澄13年等一个不归人。


但是到了观音庙你要说江澄还不愿意放下,就不大对了吧?


江澄并不是一个懦弱到沉醉梦中不愿醒的人。


他比魏婴——我指原装魏哥——更果决。


不要说他有可能为了爱情……


爱情不是万能的,为了爱情让步可以,但为了爱情把底线踩没了——很难。


至少魏婴和江澄——魏哥的孤勇,江澄的孤高,都还在。


江澄也不是没妥协过,在观音庙就是妥协。


一生一次足矣。


魏无羡拒绝了,江晚吟清醒了。


那就不必回头。


宁可他极致孤高,不咽带刺的he——这一句说的是我。


孤独未必是一种不幸,也可能只是一种生活方式。


别戴着有色眼镜去看孤独。


贱澄涉及两个问题:


一个是ooc


一个是连最基本的尊严都不肯留给他吗?


以上。


个人看法,如有措辞不准,可以指正没关系。


如果有人愿意给我推文的话十分感谢。


不吃be,但我对be本身毫无偏见,只是人老了心脏禁不起大风大浪了。





ps谢谢各位的评论,我就不一一回复了,因为各位的回复都是有内容的,但如果我挨着回复完评论区可能就变成水了,那就太可惜了。感恩笔芯

      相思入骨君不见,尤自荡漾百花间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2018-03-06-02:58

     啊啊啊啊啊啊啊! ! ! ! ! ! ! ! ! !

      谁说非要是一叶知秋才不奇怪啊!

     我觉得这样就很好

     一叶之秋!  !   !   一叶之秋

    一叶的秋!   叶的秋啊!啊!啊!啊!啊! 

     简直满满的都是糖啊!   !   !   !   !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天才就是百分之一的灵感加上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,但那百分之一的灵感是最重要的,甚至比那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都要重要——爱迪生


      身处昏暗,仰望阳光

漆黑的夜空
昏暗的街灯
身处的街景
我的世界